糖小果_Alina

不知道为什么有敏感词。


https://shimo.im/docs/UkqnetxrCvY2EBSM/ 《梦》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秋日莲塘

按照惯例,蓝家子弟过了弱冠之年后的生辰遍不再家宴庆贺。但此次有所不同,10月31日乃为蓝家嫡系子弟,蓝湛,蓝忘机的入籍道侣,魏婴,魏无羡的生辰。

入籍第一年的生辰惯例是召开家宴庆贺的。可是在这一点上,魏无羡心里却过意不去了。能够重回人间已是幸运,能够和蓝湛一起携手并肩更是三生求不来的福分。他做梦也不敢想的是,就在几个月前,他能堂堂正正的在蓝氏列祖列宗的面前,和此生挚爱进行了青庐之礼,自己的名字也被载入了族谱。直到现在魏无羡还常常觉得不真实,就怕是黄粱一梦,梦醒后自己仍然在夷陵的乱葬岗,伸手摸不到温暖的体温,没有好闻的檀香。

 

可是今年的生辰,说实在的魏无羡有点害怕它的到来。倒不是说怕那难吃的药膳,而是害怕蓝家为他做的太多。能接纳他已是不易,魏无羡不敢再奢求更多,或者说他心头有愧,不敢接受更多。

 

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例行每晚的翻云覆雨结束后,蓝忘机将他抱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他的长发,微凉的指尖透过头发偶尔接触到魏无羡的裸露出来的背部,轻声说到:“不要有压力,如果不想举办家宴也无妨。”

“可是这不是有失体统违背家规了嘛!”魏无羡闷闷说到,又在心里补了一句,我不想给你丢面子。

“家规里并无此条。”蓝忘机说。

“真的?!”听完后魏无羡立刻坐不住了,蹭的一下跳了起来。“蓝二哥哥我们出去玩吧!我不管,今天我最大,你得依着我!”

“好。”

 

说是出去玩,可是魏无羡并没有想好去哪儿。除了姑苏,只剩下云梦是他熟悉的了。可是这个日子去云梦,也早就没有莲蓬摘,要吃辣菜也不用特意回去,姑苏也有,这么想着魏无羡放慢了步伐,迷茫起来。到底去哪儿呢?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蓝忘机突然道:“带你去一个地方。”

“噢?姑苏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是我没去过的?”魏无羡来了兴致,“走走走!蓝湛快点带我去!”

 

三十四里外,是一片莲塘。

虽说秋初的季节早已没有了荷花,莲蓬也过了最佳的采摘季节,可到底是一片很大的莲塘,荷叶竟是还没有完全枯黄。魏无羡一看到就乐了,“蓝湛啊蓝湛,你说你,我还以为是什么新鲜的地方呢!原来不过是莲塘嘛!哎?不对呀!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莫不是当年我邀你去云梦你不肯,然后自己又想的紧一人偷偷来的此处?!”

 

蓝忘机微微颌首,并不答话。到底是相处久了,魏无羡也知道这算是默认了。

“虽然没有莲蓬摘,但还是可以划船的!”魏无羡一边说一边拖着蓝忘机要上湖边停靠的小船。

 

“且慢,此塘有主,不打招呼擅自进入,不妥。”蓝忘机道。

“哎呀没事的啦!这又不是夏天,摘莲蓬要给钱,现在这个季节呀主人怕是也不怎么得空管啦!先别找啦划完再说,一会出来若是遇到主人再道谢也不迟。”

 

“蓝湛快来呀!”知道蓝忘机不会拒绝他,魏无羡稍作用力便把蓝忘机拖上了船。

 

虽是过了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时节,但旧绿配上新黄也算是别有一番风味。待船飘到湖中心,魏无羡把船桨丢给蓝忘机,开始变为发号施令的大爷,指挥着蓝忘机划。

 

“蓝湛,你知道我以前在莲花坞时到莲塘都是怎么玩的么?”

“划船游水摘莲蓬?”

“哈哈,不愧是含光君!但是还得加一条,打江橙!哈哈哈哈!”笑够了,魏无羡瘪瘪嘴,“真是怀念可以随心所欲打架的日子啊!”

 

“若想打,我可以陪你。”蓝忘机道。

 

“说到打架!蓝湛我问你,如果当年我带着天子笑偷溜进来时没有被你逮着,没和你打上那么一架,你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快喜欢上我?”

 

“不会。”

“咦?这个不会呢,是不会这么快还是不会不会这么快呢?”说完这句话魏无羡倒是成功把自己绕进去了。“哎呀,不过就算那天晚上没见到,第二天课上总该见到的,我还是会去撩你这个照世如珠的美人哈,含光君。”

 

“嗯。”

 

游荡半日,秋日虽说早晚凉,但到了晌午还是晒的人头晕。魏无羡懒洋洋的躺在蓝忘机的怀里,任由他撑船掌控,慢悠悠的划回岸边。

 

正欲上岸,突然听到人声喊叫,魏无羡回首一看,只见是一位中年妇女,身边的蓝忘机微微拱手行礼。

“小公子,今日得空和朋友一起过来啦?”

蓝忘机道:“当年多谢。”

“姨!当年发生了什么呀,能给我说说不?”魏无羡嘴巴甜,见到年轻漂亮的姑娘要赞美,若是中年大妈也是要在面前撒个娇的。献舍重生后用着莫玄羽的皮囊越用越顺,尽是让原本不怎么带笑的眼眉变成了一双笑眼眉。

那位大娘本就是个热心好话之人,要不然之前也不会在定点过时后放蓝忘机进去采摘莲蓬。一见这么俊俏的小公子嘴巴又这么甜,忍不住话匣子就打了开来。

 

“这位公子是你的朋友吧,当年你身旁的这位白衣公子走了一天到的这儿,当时天色已暗,本是已经过了采摘莲蓬的时间,我叫他去门市上买,可他不肯,非说带茎的比不带茎的好吃。这么倔强的小公子我这么多年也只见到过他一个。”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不出片刻魏无羡就把当年的情况打听到了大概。

 

“小公子,你是哪里人呐?听口音不像是本地的。”大娘问道。

“我?现在入籍到姑苏啦,不过从小在云梦长大!”魏无羡答。

 

“哟!云梦的呀,那儿的莲塘可比这儿的大!日后可以带着你家夫人和这位公子去一趟!”

 

“哎!这可不行!我旁边这位公子醋劲可大了!看到我和我家夫人一起恩恩爱爱自己一个人落单怕是要不高兴嘞!”魏无羡哈哈大笑的回答。

 

大娘走后,魏无羡立马蹲在地上笑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待他笑够,双手顺势缠上蓝忘机的大腿,道“二哥哥我没力了,抱我我起来呗。”魏无羡本是故作无力之意,奈何刚才笑岔了气,这一声“二哥哥”听上去不似逗弄,倒似撒娇。

蓝忘机稍作提劲便把魏无羡从地上抱起,手不轻不重的在他腰上一捏。

“哎哟!”魏无羡夸张的叫到,“好你个含光君,和自己吃醋的感觉如何?!”

 

蓝忘机不语,眼底一片纵容和宠溺。

 

“带茎的莲蓬比不带茎的好吃?嗯?”魏无羡存心故意逗弄他,用咬着耳朵的距离说,“蓝小公子当年怎么不干脆来云梦找我呢!自己一人跑到这儿偷偷摘莲蓬有个什么劲!”

见蓝湛的耳朵已经开始泛红,魏无羡乐在其中,嘴下更无遮拦,“来年夏天,我们可以去云梦!那里的荷塘特别大,划到深处可真是只听声不见人。也许我们可以试试在哪里…”说着魏无羡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蓝忘机的耳垂。

“魏婴!”不出所料的,魏无羡感受到耳垂滚烫的热度,原本蓝忘机抱着他大腿的手转变位置,在他屁股上狠狠一捏。

 

“……可以回去一试”蓝忘机顿了顿答道。

 

“回去怎么试呀?得等到来年夏天去云梦呀!”魏无羡不解道。

“可以试下用那个。”

“你说香炉?”魏无羡立即会意道。

“嗯。”

“好呀!不过有没有功效还真不好说。”魏无羡撇撇嘴,“搞不好会发生什么奇怪的情节也说不定。”

 

“不过!来年夏天你还得跟我去云梦!”魏无羡拽着蓝忘机的衣领,眼眸闪亮似星辰。

“好,依你。”蓝忘机闻言浅笑。

 

想要参与进你全部的生活,想要占据你未来的所有,想要把那段没有你参与过的生活展现给你看。

 

过往的生辰都是怎样的?有师姐的莲藕排骨汤,有江叔叔特意吩咐人准备的面条,也有江澄别别扭扭给他带来的酒。

 

而如今,魏无羡扭头看看站在他身旁的蓝忘机,阳光打在他的身上甚是好看,让蓝忘机整个人都散发着柔和的光晕。

天神下凡,大抵如此吧。魏无羡在心里叹道。

 

“蓝湛蓝湛,你有没有想过把我们的故事给写下来?”

“未曾。”

“那我们今天回去就开始写吧!指不定世人特别想看含光君与夷陵老祖的故事呢!”

“好。”

 

执子之手,与子共著。

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借用下Reyia太太的原话。
You've haunted me all my life.

如果记忆可以格式化「2」

Chapter 2


「1」


维克托觉得这辈子他都没机会再和胜生勇利说一句话了。觉得在胜生勇利的心里一定恨死他了。即使万不得已到了必须要说话的场合,也肯定是一些官方场合,至少周围会有其他人在。这个对话内容会很简单,比如记者问他们互相对对方的看法,或者只是一个简单的打招呼。而勇利绝对会避开他的眼睛。在分手之后到今天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如他所想。两个人即使在比赛上偶然碰上,除了看到有胜生勇利的名字外,他们一次也没有正面碰上。

 

维克托也想象过,如果他们再次碰面他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勇利,第一句话会是什么,会是怎样的场合?而勇利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会说什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在一起的记忆太深刻,明明不到一年,还没有他之前和前前任女友交往的时间长,为什么就那么容易想起勇利来呢?在外地参加比赛时会习惯性寻找场馆周围有没有日式餐馆。过上一段时间总是会寻找温泉来泡。每一场比赛关于勇利的报导他都会各种搜索,和朋友聊天时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想到勇利。可是他也清楚地明白,自己没有立场再去和勇利说任何一句话,表达任何关心了。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

 

维克托一直在被胜生勇利吸引着,被胜生勇利在冰上浑然天成与音乐契合的身体吸引着。在总决赛时,勇利终于拿到了那块迟来的金牌。维克托的七连霸被曾经的爱徒,曾经的恋人,胜生勇利亲手终结。那是一场令所有人都为止动容的演绎。不仅仅是技术得分突出,演绎分更是接近满分。所有人都被他在这套节目中所表现出来的绝望和绝处逢生的呐喊声所打动。多少媒体争先报道,多少冰迷们撰写分析贴,全部都在讨论着胜生勇利这一年的变化。这一年胜生勇利先是经历了低谷期,正式比赛中曾经拿手的阿克塞尔跳跃频繁跌倒,组合跳跃也经常出现存周,跳空等各种现象。但是后内结环这个曾经最不擅长的跳跃成功率却明显增加,以及最后,一定会保留一个后内点冰四周跳。有摔倒的时候,有成功的时候。但是胜生勇利从来没将这个跳跃移除节目编排中。对于音乐的演绎更加精湛到位,看胜生勇利的节目就像在看一出舞台剧,可以从中感受到他的故事,他的情感。

 

媒体再怎么报道,粉丝们再怎么分析猜测,也不如维克托看得懂。这一年他没有漏看勇利的任何一个节目,没有错过勇利的任何一个访谈,没有错过他跟更新的任何一条推特。勇利这一年的变化他都看在眼里。没错,他给勇利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可是相对的,他也看到了一个重新成长起来的勇利。一个他从未认识,全新的勇利。

 

维克托就像吸食了胜生勇力牌的大麻,不敢光明正大的吸食,只敢在夜深人静的房间,偷偷吸食。就如这次,明明只是一场表演滑,还是在日本,维克托和雅科夫装了个病请了两天假,从俄罗斯跨越大半个地球,来到了日本。他买的是一张非常靠后的过道位置的票,在最远处,最能躲避周围人视线的地方,偷偷看着在冰面上舞动的人。

 

维克托很惊讶,不是因为勇利改变了跳跃构成,而是从这个节目中流露出来的情感,彻底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说之前的是绝处逢生的追求和呐喊的话,这次却变成了想要追寻某件东西而想要变强的呼声。纯粹的快乐从步伐中流露出来,不再含着绝望。而是一种想要去追寻喜欢的事物的心情。维克托有着超乎常人的对情感的解读能力,在看完这个节目后,他确信勇利已经完全放下他,找到了更加值得他追寻的东西了。人也好,其他的什么也好,勇利的眼睛里终于不再看向他了。有点开心,也有点难过。

 

维克托其实搞不懂自己,明明这是自己期望的不是么?希望勇利快点忘掉他重新开始另一个新的阶段,可是为什么还是会难过呢?为什么还是会那么心痛呢?好想和他说话,好想看着他的眼睛,好想帮他整理下翘起的衣领,好想听到勇利叫自己的名字。不行,再这样下去他自己就快要克制不住了。这么想着他拉紧了帽檐,低着头起身离席。

 

退出观众席有那么一瞬间的放松,人群的减少也同时降低了自己被暴露的风险,也让他的大脑冷静了下来。刚才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想抛开一切跑上去,抱住勇利,告诉他他刚才有多棒,想要向全世界炫耀胜生勇利的好。

可是,他已经没有任何立场了。

 

维克托就这么站在转角处发了会呆,等收拾好自己的思绪后,重新走了出来打算离开场馆。

然后,他碰到了胜生勇利。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超出了所有的预想范围。维克托从勇利脸上看到了意想不到的表情。惊讶,惊喜,高兴。以及伴随而来的一句意想不到的话语。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先生,你好,真没想法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可以请你给我签个名么?”

 

「可以请你给我签个名么?」

 

 

 

 


以后要开始带着他俩去旅拍啦~

如果记忆可以格式化

Prologue

 

世界上能令人无休止感到痛苦的,应该是记忆吧。

如果让胜生勇利再一次做选择的话,他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删除那一段和维克托相识、相恋到最后惨烈分手的记忆。

 

“胜生勇利,你真的想好了么?确定要删除你和这个男人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从相识起到现在为止的所有记忆么?”医生用平静的语调和他做着最后一次确认。

 

“是的,我确定。”

 

“即使这对你的记忆力可能会产生一些不确定性影响?”

 

胜生勇利的回答依旧。

是的,他已经不想再感受痛苦忍受折磨了。和维克托分开后的这些日子里,不对,应该说从维克托在一起的日子里就开始了,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情绪经常不受控制,难过害怕的时候占了大多数。分开后的每一天,情绪都反反复复,好不容易感觉恢复了一些,立马又可以在独自一个人的晚上哭的痛彻心扉。每天闲下来的时候都会翻找维克托的相关报道资料,看他的推特,Instrgam、病态又狂热的关注着维克托的一切动态,推测着他的近况。每天重复着这些举动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正常生活,除了训练以外的日子,胜生勇利依旧活在维克托的阴影下,而反观维克托,却早已经走出来。各种社交网站上的更新频繁,显示出主人保持着一个良好的心情,国际赛事上依旧占领着各大奖牌榜首位置。八卦传言也有说,在维克托和他分开不到一周内,就立马和另一位圈外人士在一起了。那个人甚至不是花滑运动员。其实这不是八卦,而是确切的消息,没有人比勇利更了解维克托了。会给那个人点赞就是明显证据。

 

这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像是一个梦魇,时时刻刻缠绕着他,嘲笑着他曾经和维克托在一起的那一段日子多么可笑。披集和美奈子老师都试着想过各种办法来帮助他,但似乎都无效。除了被比赛前的训练量塞满能让他回家倒头就睡的日子外,没有任何办法能让他好转。

够了,他已经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

也许,只有这个办法能够帮助他解脱了。让他从一段痛苦,失败的恋情记忆中走出来的办法——删除记忆。

 

“愿神明为你祈祷,日后的人生快快乐乐,再也不要为此而烦恼。”医生说完了这句话后,开始了手上的操作。

 

随着药物的注入,胜生勇利渐渐失去意识,陷入了深沉睡眠中。

 

Chapter 1

 

胜生勇利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感觉头晕晕沉沉,简直就和坐国际航班倒时差醒过来的感觉一样。可事实上并没有,上周的世锦赛一结束后,他就直飞到了大阪,调整了下后就接受了记忆删除手术。对于手术本事这件事他还是有记忆的,但至于删除了哪一部分记忆就真的没印象了。看来手术的效果不错,  并没有影响到自己的日常生活。

 

勇利最长没有回过家的记录是五年。日本倒是每年都有机会回来。偶是是赛事,更多的时候只是转机的经停,像这样悠哉度假般的休假,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走出酒店,入眼是熟悉的文字,连周边人的闲聊不用费心去听也能理解对话意思。

 

中午开业的餐馆并不是很多,勇利随便找了一家餐馆走了进去,想着要不要点一份自己馋了很久的炸猪排盖饭。可是他并没有忘记接下来还有三场表演滑,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赛事,但如果长胖了就非常糟糕了。大阪的炸猪排盖饭绝对没有母亲做的好吃,勇利只能给自己找个名正言顺不吃它的理由了。

 

趁着中午吃饭的时间,勇利用手机查了查大阪的冰场信息,并且成功预约到了两个小时的包场练习时间。也不知道这个手术会不会影响运动神经。说到底现在勇利自己倒是好奇起来,到底是与什么人有关的记忆才能让自己下这么大的决心冒这么大的风险呢?嘛,不过还是算了吧,知道后对自己可能影响更糟。

 

来到冰场,换上冰鞋,什么都不思考的在冰面上随意滑动,划下一道道冰痕。勇利很喜欢这种感觉,只有到了冰面上他才能够真正放松。两年前第一次参加GPF惨败后,曾一度想过要退役,但最终发现自己还是爱着冰面,最终自己能登上领奖台也要感谢......等等,感谢什么来着?惨败之后自己就选择了回家,在那之后他记得是和原教练解除了合约关系的。难道有着一段很长的空档期都是自己在练习,最后还得了银牌?不可思议。然而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随着大脑的完全放空,勇利的思绪却越来越清晰。看来手术真的有风险,原本只是想要消除一段记忆,但现在看来并不太妙。记忆这玩意,从来都是相连的,现在自己连两年前的某些事情都想不明白了,这个断层,可别影响到其他更多的事情才好。

 

结束了冰面热身后,勇利试着滑起了这个季赛的自由滑节目。动作早就不用思考,仅凭身体的记忆就能够随意滑出。甚至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踩中脑海中音乐的节拍。可是他还是觉得缺少了什么。

 

是情感。

 

勇利很清楚,滑这套节目所必备的情感,已经随着记忆的消除而消失了。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这个季赛已经结束了,下一个季赛可以重新编排新的节目,不会对自己所剩不久的花滑生涯有任何影响。新的情感从来都需要自己去寻找,旧的忘记就忘记了吧。可是...勇利并没有忘记,再过一周他将要参加表演滑。而这场表演滑,选用的自然是自己这个季赛的节目。勇利非常担心,缺少了情感的节目会给大家带来不好的观赏体验。到时候舆论和媒体会怎样评价他?日本国民会对他失望吧。刚刚拿到世锦赛金牌的英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差如此大的话,太奇怪了,怎么都说不过去。没错,连他自己都看不下去。如果媒体挖到什么线索的话,被报道出来的后果更加不堪设想。不行,必须想想办法,重新为节目注入新的情感。

 

勇利再次滑了一遍这套节目。发现了一个想不明白的地方。自己为什么要在歌曲中节奏转折特别大并且很紧凑的一段放入3A+1Lo+3S这个组合跳跃后又紧跟着一个3Lz+3T的组合跳跃呢?现在看来,拆开来分别放入曲子的两个小高潮难道不会更加完美么?难道是为了冲击技术得分才做的这样的编舞?

 

勇利试着按着刚才的新想法重新滑了一遍,感觉连贯性更加流畅了。也许不修改按着原来的构成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毕竟自己凭着这个节目最后获得了金牌,修改完后肯定没办法再给观众们带来那么大的震撼力了。他也清楚,凭借着自己的体力,继续完成这个两组连跳并不是什么问题,只是缺失的情感让他无法再继续了。

 

如果想知道这份丢失的情感是什么,有一百种办法。问教练,问朋友家人,上网找视频,找相关报道。也许可以帮助他找回表演这个节目所需要的情感。不过还是算了吧,重新修改的节目可能比不上之前的,但这种新的改变也许并不坏。这首歌曲他非常喜欢,对于喜欢的东西,重新换一种心情注入进去,也许可以让他重新认识一个新的自己,做出一些突破。毕竟,一直守着旧的东西是无法前进的。

重新调整心情后,勇利又开始了他在冰面上的滑行。

 

----------------------------------------------------------------------------

作者的话:预计这是一篇中篇。结局HE。更新不会特别快,但会努力完成。总之,这就是一篇勇利和维克托交往分手后,选择了忘记一切但又慢慢被维克托重新吸引的故事。大概是预计这么一个走向。

祝食用愉快~


 

 

 

 

 

 

 

 

 

 

 

 

 

 

 

 

 

 

 

 

 

 

 

 

 

 

 

 

 

 

 

 

 

 

 

 


选个祝日在学校自然研里拍拍拍真是太棒了~
摄影感谢:オウ ハクさん

赌一毛钱站在君莫笑旁边的那个角色究竟是谁

   荣耀第十一赛季的全明星,主办方是上个赛季的冠军得主,兴欣。

   本次的全明星在开始前的一个月,兴欣就公布了一个消息:若是三天门票全部集齐的观众,均能获得君莫笑和另一个角色的双人cp手办一个。

    这一消息的放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荣耀的官方论坛上立马开启了一个八卦贴——《赌一毛钱站在君莫笑旁边的那个角色究竟是谁》,微博上的荣耀官方微博也开启了一个投票置顶。

    其实答案不外乎也就那么几个。沐雨橙风,寒烟柔,包子入侵这些兴欣战队的角色就不说了,关键是其他对手角色!这个时候也就到了考验粉丝们真爱的时刻了!!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大漠孤烟,和沐雨橙风这四人的票数遥遥领先其他人。各家的粉丝们互相较力,开启投票贴的一周来,一直不分高低,最多相差不过几百票的样子。

    然而,就在今天,平衡被一条微博打破。

    兴欣-叶修V:我参与了@荣耀官方微博V 发起的投票【你最希望获得君莫笑和谁一起的cp手办】,我投给了“大漠孤烟:读作宿敌,写作真爱”这个选项,你也快来表态吧~

.

.

.

.

.

故事的结局还需要明说么~hi


醉蓝桥

噗!”蓝河看到满屏刷的弹幕忍不住笑了出来。坐在旁边的叶修探过头来一瞧究竟。

“LOFcp人气排名TOP10“

好奇之下叶修点开了视频。

看着前面是叶修还乐呵呵的调侃着,“小周这人气挺高的哈!”等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各种cp中时,表情就有点抽筋了…

全部看完后,叶修一本正经的说到:“叶蓝才排第三不科学!手残和话痨居然排第一就更不科学了!不行,这恩爱咱可得秀回来!”

蓝河无力…”叶修,你是小孩子么……“

“呵呵,有句弹幕刷的好——十年蹉跎君莫笑,岂料一朝醉蓝桥,蓝河大大我这不是醉了么~”